橙色-糖果小超人

师傅!!我是有头像的人啦!!!!

今天我的小伙伴给我画der!! @24的6次方 


雷狮:不离了不离了

*私设满天,没有文笔,凑合吃吧
*突然的脑洞,就写了
*我爱雷总,然而让他ooc了【跪下

————————————————————

牛奶。

安米修记得自己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那个海盗头子愣怔住,随后笑到不能自己就差倒在地上来回滚了,那双紫色眼睛里的光让他移不开眼睛。他们刚打完一架,彼此都没占着便宜瘫在草地上气喘吁吁,活像两条离水的咸鱼。

有那么好笑吗。他皱起眉头问。

哈哈,没、哈哈哈哈——!

……

好吧虽然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下次喝酒的时候想叫上你才问你喜欢喝什么,但这个答案还真是——童真啊——哈哈哈哈哈

安米修冲他翻个白眼,扭开眼睛望向天空不再看一边儿笑个没玩的人。等雷狮终于平静下来后开口,喂恶党,下次喝酒叫我吧,我奉陪到底。

哇哦好啊,那你的囧样可都要被我看见了,哈!
安米修也记得雷狮那时候嚣张的回答。

然而。
然而现在喝醉了在发酒疯的人却是雷狮,大声嚷嚷着唱着一只跑调了的曲子,是关于海盗的。而安米修只是静静的听着一边又灌下一杯酒,他们的两边已倒着不少空瓶。

终于雷狮嚷嚷累了,趴下来脑袋歪向一边儿眯着眼睛看着安米修,他是真的喝趴下了看出去的世界都是带着重影的,就好比现在他面前的两个安米修。

你骗人。雷狮突然说。你的酒量那么好。你说你喜欢牛奶。

我没说过我不会喝酒。比起酒我也确实更喜欢牛奶。这两者不冲突的,我没骗你。安米修耐心回答,企图跟一个喝醉了的海盗讲道理。还有,他顿了顿说,总得有一个人保持警惕的。

那么多酒下肚对他好像没一点影响而自己却快倒了。说出去真是太丢脸了,雷狮拒绝承认自己已经喝醉的事实,他觉得自己很清醒。
……近看这个混蛋骑士的眼睛还真是好看啊……我大概是真的喝多了吧。不光是眼睛了,从身形轮廓到面目眉眼,雷狮这会儿觉得安米修哪儿哪儿都好,意外的对他的胃口。视线最后还回到那双眼睛,莹莹的绿色温温和和望过来,能让任何人陷进去。

喝醉的人有特权。
雷狮这么想着伸手拽住了安米修的领带把人拽过来——唇齿相贴。

要一个醉鬼是很容易对付的。但安米修没有动任凭雷狮把自己扯过去,看着那双紫色的晶亮的眼睛迅速接近—— 那分明就是清醒的眼神—— 然后唇上一片柔软。今夜该是不醉不归了吧,安米修这样想着抱住送上来的雷狮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终于喘着气分开时,雷狮已经因为酒精和缺氧的效果快要睡过去,他也放松下来放任自己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就这样睡去,雷狮知道这里是绝对安全的领域。在世界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他模模糊糊听到骑士温和的声音传来,

告诉你另一个事实哦雷狮,我喜欢紫色。

他勾起嘴角,安心坠入无梦的睡眠。

啊啊啊啊啊开播庆!!
太宰先生!大写的苏!!!
以及敦敦好可爱(๑´ڡ`๑)

ooc警告,并不是很像(´・ω・`)


真是糟糕透了最近

复健+诈尸


夜间飞行

写在前面:

·心情很不好,所以有了这么篇没头没脑但确认是虐的产物

·算是为初代冷CP做贡献啦,我就是个卖火柴的ORZ。。真心喜欢这对很久很久了

·看不懂怪我,文字力不够,表达不了想表达的意思以及可喜欢欧美话风混搭日漫CP惹

·希望大家喜欢,同时求CP同好啊啊!

 

 

A  Trip

 

CP:初雾云

平行世界龙AU

Spade 龙族x Aloudi人族

 

-0-

 

「晚上天台?」

经过Aloudi身边的人弯下腰压低声音和他咬耳朵,好听的声音带起的气流弄得他的耳朵痒。Aloudi于是放下手中正在翻阅的资料文件,片过头与Spade对视。

 

宝石蓝对上祖母绿。

 

Aloudi看见那片绿色中促狭的笑意,而Spade缓缓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真的笑了出来。

因为他听见自己停顿了一会儿后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

 

Spade笑着走向厨房,开始准备一窝儿子人今天的晚餐,雾云家合起来人还真不少。

 

-1-

 

「…所以?」

Aloudi在Spade从背后扑上来的时候稳稳站定,手铐在手指尖儿上打着转最终没舍得敲下去。

背后的人暖暖的,Aloudi放任自己摔进这个拥抱里。

今晚的风有点大,他给了自己一个理由。

 

他被戴上了护目镜,高科技产品与面部无缝贴合,挡掉了风的同时也提供了目之所及之处的详细信息。接着被套上了飞行衣,手套。最后脖子被围巾围了个严实。

 

咳,围巾是Spade的,上面满满都是他的气息。

 

Aloudi大概明白了Spade想要干什么,可又有点不那么确定。当自己被裹好,身后的温暖源离开时,Aloudi重复了他一开始的问题。

 

「…所以?」

 

-3-

 

Spade就这样在他面前化龙,毫不犹豫的。

以前他可没这么大方。

 

Spade放开他,向后退了几步,地面上开始出现紫色的阵法,黑雾由法阵的中心阵阵外涌把站在其中的人吞没。一声清亮龙吟,黑雾便散开随即消失在空气中,紫光暗去像是从未出现过。

一头黑龙出现在原本站人的地方。一双绿油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盯了面前的人几秒钟,鼻翼翕动,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忽然它人立而起,黑色双翼展开至极限后又立即俯身,将蝠翼贴到地上,曲下前爪上半身也贴向地面,高度刚刚好够一个人骑上去。

从来不曾放弃骄傲的高傲头颅此刻正对着Aloudi低下。

 

来吗?

 

龙向它所中意的人发出了邀请,我的骑士。

 

Aloudi在那一刻清楚的听到自己心动的声音。

这不公平简直犯规,Aloudi想。他有点不知所措,而这还真是罕见。

完全无法拒绝啊,混蛋。

 

-3-

 

翱翔天际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Aloudi张大手掌享受着流云从指缝中溜走的感觉,曾经遥远的天空现在离得那么近。

 

他们果然有足够好的默契。Aloudi是第一次骑龙,Spade也是第一次载人,而他们的磨合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结束了。

 

风好大啊,不过星星很好看。仰面躺在龙先生背上欣赏星空的云先生这么想着,不觉间说了出来。换来龙先生一声开心的鸣叫在云层间传出老远。

 

他们在一片高耸入云的森林前降落,Spade表示上边过不去。

Aloudi认出这是高木林。

高木林,很好懂的名字,这片大陆上树木最高的森林,里面的树木都是巨型种。最矮小的树也足有四五十米高,十多米粗,互相之间的间距小的像是想把其他树都给挤死。目前人类在陆上涉足最少的地区之一,其中所有生物物种数量未知,占地面积相当广,是个神秘的地方。神秘同时危险。

很久以来活着从里面出来的冒险者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当然没有人类出入不代表别的生物不行,比如,龙。

Spade叫他抓紧同时也尽量贴紧它,接下来的路程会很颠。Aloudi没多想,把一切交给了Spade,就像很多次Spade毫无保留把后背交给他一样。

 

Spade的速度很快,无论在空中还是在地面。交错纵横毫无规律生长的树枝、藤蔓、根系完全阻碍不到它。论威压,又有那种生物比的过龙?

危险的林地成了观光的景点,林间到处生长着发荧光的植物,完全不是外面看上去的那么黑。

 

他们穿梭在高木林中,用跑的。

难怪很颠,Aloudi在剧烈晃动的视野中无声吐槽,也只能抓得更紧免得掉下去。

 

-4-

看到那棵树的时候Aloudi便知道,目的地到了。

 

比起别的盘根纠错互相挤来挤去的小树(在这棵树前其他树都算小的了),这树周围的十来米都没什么高大植物生长,浅浅一层草皮薄薄长在土地上形成森林中少见的平地。

 

「这是它们的王,」Spade在树根前停下「起码得有上百米。」

 高出泥土的根系一颗就壮观于之前的各种植物,漫长的岁月造就了它的奇迹。

 

「你准备用爬的?」

「…嗯,对它的尊敬。」

「哇哦」

 

Aloudi从没想过龙的爪子也是适合爬树的,还挺快!刚才是根系现在是树枝,一截截飞快在身边倒退,一会会儿便到了树顶。

 

「啊啊啊,刚好半满月,赶上了。」Spade喘了几口,选了根结实的地方把Aloudi放下来「今夜有惊喜。」

Aloudi半蹲着眺望他们刚刚跑过的林地,发现完全看不到边际,正努力确认着所处的方位「哦?我好期待啊。」

 

「……」拜托,你一点也不好嘛。

 

敷衍都懒得,Spade表示很受伤。

「上次你说有惊喜,结过是绿魔龙来炸了基地」Aloudi继续算旧账「上上次……」

「好啦今天是真的有!没有我是小狗!」三岁黑桃上线。

 

Aloudi的嘴角上扬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好看的惊心动魄。

 

-5-

 

壮丽惊人的奇景,自然选择在这时将它的力量淋漓尽致的体现。

罕见的星辰风暴由遥远天边的极光拉开序幕。当他们终于穿过层层枝桠接近树顶时,刚好赶上这美景的序幕。

音爆由极远处滚滚而来,低哑沉闷,在头顶的夜空上炸裂,带起阵阵星云的尘埃在上万米的高空沸腾奔涌,迅速的寸寸淹没原本晴朗的夜色。浓厚如墨的黑云中有彩色的光芒不时闪现,红色、紫色、绿色、蓝色、银白,瞬间的耀眼后便于黑色中消融重回本源,再在下一轮星爆来临之时重现,如此循环往复。

 

那是寿命将尽的星星最后的光。

 

「那边」Spade用尾巴指向那不曾退去过的极光,在过于壮丽的星辰风暴之下便极容易被忽略。仔细看过去,它现在变成了透明的金色比起最初的稀薄飘渺,现在更像是大块流动的琥珀,紧紧贴在星辰大海的底部,黑色的尘埃不断翻腾着却始终没有淹没它。

 

就像坟冢,星星的坟冢。

 

「是所有死去的生灵的灵魂。」Spade耸了耸耳朵「它们在朝圣。」

 

「为什么这么肯定?」

「人类真的是一种非常迟钝的生物,赌上我一山洞的金币,没有其他物种不知道。而且我们懂得它们的意志。」

 

Aloudi不再出声,似是陷入思考。

Spade用尾巴圈住了Aloudi,也安静下来。

 

良辰美景,今夜无眠。

 

-6-

 

Spade是什么时候变回人身的Aloudi表示不知道,但是被龙尾或者是某人环抱真的是蛮惬意的,所以也就不在意的放任自己靠上去。

 

很安心。

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Aloudi也不知道,好像不知不觉起就开始习惯在这只冬菇旁边放松警觉了。

这样,真的好吗?

 

戏曲总有落幕时,伴随着黎明的第一缕光辉这场星辰风暴即将结束,即使现在是夜色最浓的黎明前夕。

金色的光层也开始褪色。

 

已经很久没有人开过口了,但寂静总要打破。

 

「明天…今天是龙祭日吧。」Aloudi发现与Spade在一起总会打破他的许多常规,比如现在进行这自己并不擅长的挑起话题的行为,很明显并不成功,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前起就开始尽量避免谈论这个,而现在避无可避。

所以Aloudi选择避开了Spade的眼睛。

 

「嗯。」

「你……」

「Aloudi」

「?」

 

很难见到认真的Spade,因此也更让人移不开眼睛。被郑重叫了名字的人抬眼对上了祖母绿色的双眸,里面满满的映出的全是一个人,在夜色的衬托下愈发清晰明显并且在向他不断放大,靠近。

 

像坠入凡间的星。

 

谁说的,认真的人最是性感。Aloudi胡乱想着,然后感觉到唇上传来的柔软的感觉、以及属于另一个人的温暖。

 

这回,他没有拒绝。

也完全无法抗拒,他们都是。

 

这个吻不带半分情欲,就只是单纯的唇与唇的相贴。

然而对两人来说,意义非凡。

 

他们等了这一吻太久太久,自两百多年前初次相遇,到他们的团队建立起和平区,再到后来一起走过的多少风雨。Spade想在艾琳娜死后他还能找到他生命的意义,那个让他心甘情愿奉上生命,献出全部忠诚的伴侣,他是幸运的。

 

一吻终了,Spade抬手细细描摹Aloudi的眉眼,亲密无间的距离,那里有他深爱着的宝石蓝。

 

然后,他得到了热烈而郑重的回应。

 

东方的天际呈现鱼肚白的时候,两人才分开。如果情况允许,他们会直接来场野战,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坚挺。

 

而他们只是气息不稳的分开,互相倚着,静静观摩着日出。

 

他们看着太阳起先只是露出巨大圆盘的一角,金红色的霞光便侵染了白色,接下来半圆,大半个圆。当最后一点也完全跃出远方的地平线,太阳完整的跃于天空时,他们知道,时间已尽。

 

-7-

 

作为大本营的村庄一下子冷清的让人不习惯。

成年的龙大多已经出发踏上征程,留在这边的多是些未成年的小龙。之前老远之外便可听见的扰民的龙吟、随处可见不小心就会造成破坏却美丽的龙炎,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了。

Goitte进行着今天的例行巡逻时,觉得他已经开始想念那些会不断制造麻烦但又无比神奇让人叹为观止的生物们了。早把几天之前还在向朝利抱怨那些巨大的用于维修的财政支出是多么的不合理以及是时候让它们收敛收敛的计划不然经济负担不起没钱压死英雄之类的负面情绪给抛诸脑后。

 

下一秒,迎面飞来的砖头石块便让他结结实实的想起了这件事,认真的考虑起它的可行性。

对,我们还有一村子的未成年麻烦们呐……

既然我们不能改变成年龙,那就让我们从娃娃抓起吧??!想要顺利的融入人类社会,礼仪可是必不可少的!Gottie一边一脸镇定的弹掉身上的灰,实质上已经黑化,带着温和的微笑向两只熊孩子躲起来的方向走去。谁说首领就必须包容一切的?

 

「没事?」Aloudi清冽的声音传来「小孩子玩过头了,抱歉。」

「…没事」大空的火焰及时保护了Gottie「我觉得下次例会有必要把教育议程提到最前,Aloudi你不觉得我们的财政情况不容乐观吗?是时候改善了。」

说完向Aloudi身后看去,一片狼藉的训练场成功让Gottie的嘴角抽搐。

 

「那是Spade家的小崽子?和你家的打起来了?」

「……我看着,不会出事。」

「……」好吧。

 

Aloudi去收拾残局,准备向下一个巡视点出发的Gottie深感无力。可他瞅见闯了祸的小家伙儿们从藏身地一左一右探出两个小脑袋,一龙一人小心的朝他张望,被发现后又立即很有默契的缩了回去。Gottie刚刚被糊了一脸的不快便烟消云散了,毕竟这是他们一直以来位置不断努力的目的,不是吗?

 

和平的宁静生活。

历史中,龙的幼崽从未和人类的孩子玩到过一块儿去。而现在,真实的发生了。

 

嘛,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只愿他所有的龙族朋友,都能从试炼中平安归来。

 

龙祭日,用龙的鲜血祭献。

 

—End—